bokee.net

出版/发行工作者博客

正文 更多文章

刘大夫(小说)

 刘大夫(小说)

 
过了五一,夏天就近了。
老丁不喜欢过夏天。因为他后背长了一个凸起物。
尤物在肩胛骨那儿,一开始不当回事,以为是个粉刺。他记得是儿子上大学那年冒出来的,儿子给他捶背时看到了,临走叮嘱他赶紧去看大夫。他答应了,但没当回事。
过了很多年,那尤物还在,天冷倒不觉得什么。天一热就奇痒。不小心碰一下还会疼。
那天,儿子又给捶背,发现那尤物还在,不悦。限他赶紧去看。
到哪个医院好呢?
下意识地选了那家有名的医院。
一老专家接诊,他示意老丁撩起T恤,他就瞄了一眼,也不多说,示意身边的助手。助手心领神会,招呼老丁跟他走。
你穿上衣服吧,别感冒了。那医生姓刘,刚才老丁听他打电话时说的。
老丁跟着刘大夫走出门诊,穿过一条长长的玻璃甬道,甬道是架空的,是二层,两侧下面都是花园,花园边上是高大的建筑。老丁记得过去这里是迷宫一样的长廊,日占时期这里是军医院。日式建筑保存了近百年,前几年才被拆掉翻盖了气派的大厦。
你这个啊,不能报销。刘大夫边走边对老丁说。
多少钱啊?
六七百吧!
啊呀,不少呢,我没带那么多钱。
你要是放心,咱就不走流程,给我三百就行。
三百也不少啊。
呀,敷料什么的,怎么也得一两百吧。
太多了。
那就算了。刘大夫扭头招呼老丁身后的另一个人,来,你快点跟上来。他不再理会老丁。
那就麻烦你了。老丁讪讪地独自离开。找个公厕穿上衣衫。
可是,不能不看啊,儿子盯着呢。
老丁又去挂中医,他以为用个拔毒膏什么的就能搞掂。
再挂号,漫长的等候,临近午间饭点,终于排上号。
接诊的是一位女中医,看上去有五六十岁。网上介绍说,她是正高级主任医师。
正高女中医满脸疲惫。
你这个啊,要切除!女中医不容置疑。
老丁默然,退出。
突然想到一个熟人,试探着发了一个信息。
好啊,下周你来吧。
到了约定的时间又到这家医院,熟人是权威,很忙。正在做手术,要他在门口一等。
等待的空档,老丁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刘大夫。
刘大夫看他一眼,没吱声。老丁也没吱声。
啊,你来了?熟人跟老丁打招呼。来,你给我消毒,打麻药,一毫升。熟人吩咐助手刘大夫。
老丁趴着,看不到刘大夫的表情。
熟人娴熟地操作,简单问询情况,不一会,说声,你别动啊,就离开了。
少顷,老丁感觉到有人在刀口位置包扎,贴胶布。动作麻利。
好了,起来吧!老丁听出这不是熟人的声音。
老丁起身,从手术床下来的时候,贴胶布的人只有一个背影。
那是刘大夫。
 
(2019.5.15)
分享到:

上一篇:《敢问路在何方-国有企业改革纵横论》

下一篇: 老王(小说)